首页

视频

小说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 第一百八十八章 香闺诱奸(2)

作者: 来源:119900 更新时间:2021-10-24


“嘟—嘟—嘟—”

客厅响起急促的电话铃声。“放,放开我,电话。”

曹颖气喘吁吁的推开林青的纠缠,快步走到客厅。“你好,请问找哪位?找胡莉莉啊,在家,你等一下。”

曹颖信手推开胡莉莉那屋虚掩的房门,“胡莉莉,你电—”

话音嘎然而止。

“啊,好爽,用力啊。”

胡莉莉浪浪的呻吟从门缝中传出来,干柴烈火的两人根本没有听见曹颖低低的声音。

曹颖好奇的探头看过去,只见他们俩衣服散乱的在床上翻滚着。军仔的手在胡莉莉酥胸上摸索着,“喂,别叫的那么大声。”

军仔把手探进裙子里面。

“你怕谁听见啊?看不出你还很害羞,曹颖还没和男孩玩过,给她点刺激吧。”

胡莉莉拖着军仔的手往裙底里拉。军仔的手指顺势插进她湿淋淋的蜜洞中搅动着。胡莉莉的手不停地在军仔的胸上抚摸挑逗。军仔反手抱住胡莉莉,将嘴凑上去亲吻起来。

“嗯——”

胡莉莉被吻得全身酥软,林青见曹颖没有回来,从房间里走出来,却见曹颖软软的倚在胡莉莉房间门口,满脸羞红的呆呆的向屋里看着。

林青走到曹颖身后也凑过头去看,身体徐徐贴上曹颖后翘的圆臀,勃起的鸡巴轻触着她充满弹性的臀肉,曹颖回头用嗔怪的眼神羞羞的白了林青一眼,并没有躲闪。林青色心又起,探头吻上曹颖微微颤动的红唇,伸手摸进她的裙底,内裤的裆部早已湿润,曹颖已是春心大动,淫水泛滥而出。

林青调皮的用两根手指捏了捏曹颖嫩嫩的阴唇,捏得她酥麻酸痒,娇躯颤抖着,“嗯—嗯——”

小嘴里发出压抑不住的轻吟。林青偶而捏到阴核,使曹颖颤抖得厉害,敏感的阴核被玩弄挑起她的情欲,不禁轻轻扭动圆臀迎合起林青的手指。

林青的手指拨开窄窄的内裤想继续刚才的探险之旅时,曹颖仍然矜持的捉住林青的手,紧紧的按在大腿根不让他深入。她螓首后仰,离开林青的嘴,拼命压抑住急促的娇喘。

他们俩的嘴才分开,屋里的胡莉莉却正狂吻着军仔的脸和脖子,不时的轻咬军仔的耳朵。军仔用牙轻咬住胡莉莉的乳头,右手将她饱满丰乳包住揉捏,胡莉莉的丰盈胴体不由自主的抖动,嫩白大腿难耐搓动。

军仔的舌头渐渐地往她的腰腹游走,搂着臀瓣的左手向下滑动,食指与中指从臀沟往上摸,用力抓住滑腻的臀肉揉捻,“啊,啊,啊——”

胡莉莉急急的娇喘。军仔将她的短裙捋到腰上,舌头来到蜜洞口,舌尖抵到阴核上来回扫动。

“嗯,嗯,喔,嗯——”

胡莉莉的浪叫让门口的林青听的原本已经硬挺的鸡巴变得更粗,他紧紧抵着曹颖火热的臀沟磨动,右手放在曹颖光滑的大腿上摸着,曹颖的心脏跳个不停。

屋里的军仔也是用右手在胡莉莉腿上从大腿根到小腿到脚背来回地轻抚;左手也没闲着,由深邃乳沟慢慢朝乳峰迈进,摸到豆般大小的乳头,他慢慢将胡莉莉的左腿扳开,拨开蜜洞口微张的阴唇,用食指轻轻地抠,由上到下由左到右,缓缓加重力度捏揉。

“嗯,嗯,喔,嗯——”

胡莉莉大声的浪叫,听得屋里的军仔和屋外的林青卫都酥痒难当。

胡莉莉右手握着军仔的鸡巴迅速来回抽动搓弄着,林青也抓起曹颖的左手压在硬涨鸡巴顶起的帐篷上。

“别—别闹。”

曹颖软软的依偎在林青怀里,小嘴贴在林青耳边低低的娇喘,丝丝带着幽香的热气喷在林青脸上,军仔抚摸胡莉莉的丰乳,低头用舌头舔舐乳头,胡莉莉一直低声呻吟。军仔用舌头一寸寸地往下舔,直舔到大腿内侧,慢慢舔上阴核,“啊,啊,啊。”

爱液蜂涌而出,胡莉莉的呻吟也越来越大。

军仔用手拿起鸡巴在她嘴唇边来回磨擦,胡莉莉忍不住眼前的诱惑喘着气,用手抓住军仔的鸡巴送到嘴旁,轻轻张开樱桃小嘴,伸出舌尖从鸡巴根舔到龟头,用舌尖绕着龟头慢舔,牙齿轻轻咬住含这龟头来回转动,像只发春的母猫般乖巧地侧俯在军仔的肚子上,右手紧握着鸡巴,刚好露出油亮亮的龟头,用力的抓紧鸡巴缓缓地套动,本来紧环在军仔腿上的左手也弯过来,用食指把马眼上的液体涂散。

军仔的被套得正美,龟头又受到她指头的挑逗,酸软无限,禁不住"哦——"的发出轻哼。胡莉莉仰头对他展现迷人的媚笑。

明眸皓齿的美女用小嘴含鸡巴的样子真是淫荡,军仔抓住胡莉莉的头,把鸡巴大力的插入她的小嘴里,胡莉莉两眼紧闭,浊浊的吐出一口长气,跟着又打了个冷颤,军仔的龟头顺着她的小嘴上下来回地滑动磨擦。胡莉莉“嗯—嗯”的轻哼着,不再用整只手握鸡巴,改为食指中指和拇指合力将鸡巴握紧,这一来军仔的龟头胀得更大更亮。

胡莉莉把嘴凑过来,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又把龟头含进嘴里,用左手紧握住鸡巴套动。军仔的手从她大腿根摸进肉缝,食指与中指沿着湿答答的腔道往蜜洞里游走,扣摸着软而有弹性的阴肉,胡莉莉的屁股光滑而浑圆,军仔的左手抓住她的圆臀不停摸揉,胡莉莉轻轻的"嗯"着喘气,轻盈的唇瓣适巧地圈着龟头套动,含着肉根缓上慢下吞吞吐吐,香舌灵活的在鸡巴上挑动,舌尖沿着冠状沟来回划圈。

军仔忍不住大力地按住她狠狠的顶插,胡莉莉更卖力吸吮套动,两颊时鼓时凹,鸡巴在她唇间忽长忽短,“来吧,宝贝儿,我受不了了。”

军仔抓着胡莉莉的肩膀往上拉着。胡莉莉松开口,但仍用手套弄着,慢慢爬上来。

军仔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胡莉莉散乱的衣裙,握着鸡巴对准胡莉莉的蜜洞口用力顶进去。“啊——”

胡莉莉痛快的呻吟起来,长腿交叠在军仔背后将他的屁股朝下压了压,这一压使得鸡巴完全尽根而入,直顶到宫颈深处。

瞧两人熟练的配合,就知道早已是轻车熟路。“啊,啊——”

军仔的猛烈抽插,使胡莉莉大声浪哼着,双手紧抱着军仔,不住的在他背上抚摸着。爱液如泛滥的洪水流得到处都是。

“啊,军仔,好舒服,嗯,哼,你的大,鸡巴,真,真,行,哼,弄得我,好快活,啊,真是美,美妙极的,嗯,哼,好舒服,美死了啊。”

胡莉莉在被军仔干得高潮迭起欲仙欲死,听着胡莉莉放浪形骸的呻吟,门外的曹颖羞红着脸软瘫在林青怀里任他轻薄,蜜洞口爱液横流,好不容易熬到结束,曹颖转身推开林青想离开门口。

林青早就想和这个性感的美少女做爱,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拉起曹颖的小手往房间里带,曹颖轻巧的闪身几步窜到阳台,伏在齐腰高的窗沿上,夕阳血红的光芒斜照进来,背衬着房间的暗色,乌黑的长发飞扬,颇有一番诗情画意。

林青在背后看着曹颖微微弯腰而显得更加挺翘的圆臀的曲线,鸡巴直挺挺的膨胀。伏在她身边探头一望,本不临街的阳台外空无一人。

脸贴过去,嗅着曹颖发丝间的清香,刚想有所动作,曹颖轻轻的叹了口气,“让我冷静一下,好吗?”

听着她淡淡柔柔的声音,林青一付体贴谅解的姿态,“每个女孩都有第一次的时候,你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

曹颖沉默了一下,“你看到漂亮的女人,是不是想的都是那个?”

林青装傻,“都想那个?”

曹颖吞吞吐吐不知怎么措词,“就是,那个嘛?你该懂我的意思啊?”

林青继续装,“我不懂!”

曹颖有点泄气,“就是,就是想跟她…上床嘛?”

“原来你指这个啊?没错!”

曹颖惊讶林青回答的这么直接了当,“真的啊?那…你是不是也想和我?”

“是啊!”

林青点了点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跟女人交往的最终目的,就是上床!”

曹颖有点失望,“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

“你跟男人交往,最终的结果难道不是上床?”

林青这番似是而非的论调,说的曹颖哑口无言。沉默了好久,她才细如蚊蚋的轻声细语:“做那种事有那么好吗?”

“什么意思?难道你没做过?”

这令林青有些意外,上午的两次接触让他觉得曹颖是个闷骚型的淫娃,没想到竟是个未经人事的青春处女。

曹颖更羞怯了,“没有!”

林青趁机引诱,“你也不小了,难道不想吗?把处女留到新婚之夜?”

曹颖怯怯的,“有时候—有时候也会想啦,只是,不敢,有点怕。”

“怕什么?怕你将来的老公嫌弃你?”

曹颖回答的很老实,“嗯。”

林青再问:“什么年代了?现在谁在乎这个啊!你男朋友要是非要婚前要,你会不会给他呢?”